牛奶麦片好食

是咸鱼

只要我还没有死掉,赢的那个人就永远是我。

“这是我从18岁开始策划,到20岁结束的蓄意谋杀。”
“想要谋杀的对象是我自己。”
现在离那个日子到来还有一年零八天。

在光明被黑暗淹没前,洛基曾带着为数不多的虔诚之心去亲吻他的额头。那是久远到不能再久远的事了,
现在他从苦难里脱身,在中庭度假时才会想起过去的过去,诸神黄昏还没到来,光明还在的日子。

“我永远把你当做是朋友,洛基。”
谁稀罕你这朋友?你该从死亡女神的身边醒来了。

——巴尔德尔。

如果我写神话向洛基和巴尔德大概是没人会看的,好,我自娱自乐!

具体来说就是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绕在一起可以构成一个单箭头循环。双向箭头成谜,毕竟童话里到最后也只会说什么“公主与王子生活在一起,完美的happy end”
无聊,就是无聊。
公主与骑士这种戏码我永远都吃,但如果有一个人从开始到结束都爱这个骑士,是她的be成就了公主骑士he的话,那么我觉得这个故事会更有趣味性。
是——常理上的he呢!

我不是很喜欢别人用一种很理直气壮的态度说自己已经很努力了。
是,正当我说别人写段子特别ooc的时候突然有人跳出来说“他已经很努力不在ooc了!所以你能闭嘴吗!”
是——我知道每个人都在努力——我也知道这份努力很辛苦。但是没有人会看过程,只会在意你所做出的结果。你笔下所写出的人物是否合理,你所叙述的故事是否流畅,这个故事结局如何,才是她们所关心的。
所以不如用这点时间来提升一下自己的文笔和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换个例子来说就是你努力学习了,然后你抱着你所谓的努力去和老师说“我努力在学习了!所以请老师给我一百分!”
谁会理你啊。

守护神

*JPSS注意
*短打
*ooc
*梗如名


糟糕透了。
斯内普恶狠狠地盯着杖间汇聚的白色烟雾所形成的动物,脑子里猛地想起那个有着一头黑色乱发带着眼镜的男子。没错,就是那个脑子宛如被五十头愚蠢的巨怪踩踏过的智商还不如一条金鱼的詹姆·波特。
可你现在告诉他,他的守护神兽居然是一头牡鹿,一头牡鹿??梅林的蕾丝内裤啊,他的魔杖别是出什么问题了吧。
现在也容不得他多想了,斯内普只好把守护神兽收了回去,整个去往教室的路上,他都浑浑噩噩的。显然,我们未来伟大的魔药大师还没有掌握大脑封闭术,他现在也就只是一个被和仇人相似的守护神兽所困扰的普通青少年罢了。
“鼻涕精!瞧你今天的模样就像一只死掉的鸡!”
他难得的没有回嘴,只是恶狠狠地瞪了詹姆一眼,便轻飘飘地走了过去。
哈????咋回事儿?
詹姆有些疑惑不解,往往都会掏出魔杖来和他对打的鼻涕精居然没有任何反应?他的视线凝固在那个瘦弱的斯莱特林的身影上,油腻的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光影,蜡黄的脸色与脸中央那个大过头的鼻子,以及那双似乎在说“再看我打死你个臭傻逼”的眼睛,怎么看都觉得……
“好丑……”
他这样喃喃着。
“破特先生,你今天的模样可真是如同掉秃毛的猴子一样英俊潇洒。”
“鼻涕精!!!!拿出你的魔杖!!!”
詹姆最近和他的朋友在练习守护神咒,几乎是早就确定守护神形象的四人没有什么太大的惊讶。
直到他某一天撞见了某个黑发斯莱特林的守护神兽,他才彻底的变成一个傻逼。
银白色的牡鹿亲昵地蹭着他死敌的脸颊,禁林的风带着一股子药材与泥土的味道,也带起了那个斯莱特林的头发,似乎是刚洗过的黑发并不算油腻,反而有着一点点莫名其妙的清爽感,在侧面看去那只大的过分的鼻子也变得好看起来。
有点……可爱?
詹姆你醒醒!那可是鼻涕精!
他有莉莉好看吗!没有!
他一边自我安慰,一边向斯内普的方向走了过去。
黑发斯莱特林的眉头皱着,手也一下没一下的顺着牡鹿的脑袋,他靠在树边,竟是一副快要睡着的模样。脑袋一点一点的,看的詹姆都想让他直接昏倒。
银色的隐形衣在月光下闪着柔和的光,在牡鹿消失后,詹姆上前用隐形衣连同他和斯内普一起环了进去。
鬼使神差地,他俯身轻轻地吻了吻斯内普的额头。
你看啊,鼻涕精睡着的样子可真是乖巧。詹姆这样想着。
不如……再亲一口?
他刚下了决心,眼睛就对上了一双含着怒气的黑色双眸。
气氛就在这一瞬间凝固,詹姆直起腰杆像个羞涩的孩子一样举起了手,扯出了一个呲牙咧嘴的笑。他长了张嘴,最终还是憋出了一个字。
“H……嗨!!!!”

第二天,他们双双进了医务室。


————————
友人所托,祝她吃的开心=)